字节跳动的下一个野心

2020-03-25 14:13:02 duqle 4

3月12日,这一天的字节跳动,“跳”得非比寻常。

时值公司成立八周年,字节跳动宣布组织全面升级和人事调整,抖音CEO张楠任字节跳动中国CEO,负责全面协调公司中国业务的产品、运营、市场和内容合作,包括今日头条、抖音、西瓜视频、搜索等业务和产品;张利东担任字节跳动(中国)董事长,全面协调公司运营,包括字节跳动中国的战略、商业化、战略合作伙伴建设、法务、公共事务、公共关系、财务、人力。

原集团CEO、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,将领导公司全球战略和发展,专注于长期重大课题的探索和战略思考,包括全球化企业管理研究,企业社会责任,以及教育等新业务方向。

新的字节跳动,正“跳”向更多领域。

押注估值超50亿元的MCN「泰洋川禾」,正步进入娱乐圈

无论是以AI为基础的今日头条,还是短视频时代的当红炸子鸡抖音,字节跳动的流量生意一直是娱乐圈眼里的“香饽饽”。

3月12日,国内知名MCN娱乐公司「泰洋川禾」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,本轮为字节跳动独家战略投资。据了解,字节跳动与泰洋川禾于2018年便开始接触,2019年底资金到账,且泰洋川禾估值已超50亿元。

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「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:量子跃动)」作为头条系在文娱、传媒领域的投资公司,于2019年3月便成为了泰洋川禾的股东,并持股8.85%。

泰洋川禾成立于2014年底,除创始人杨铭所持有的48.52%股份以外,其他股东还包括真格基金、光源创投、AB Capital等。定位于文娱传媒公司的泰洋川禾之所以能在5年时间里便拥有陈赫、Angelababy、周冬雨、papi酱等头部娱乐明星及KOL,除了资方持续助力以外,创始人杨铭的工作经历也为公司的发展带来了极大帮助。

杨铭和papi酱姜逸磊是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的同学,毕业后在华谊供职期间曾是周迅和Angelababy的经纪人,拥有丰富的娱乐圈资源人脉及经验。与papi酱共同创立papitube后,团队业务裹挟着短视频风潮一路崛起,最终促使杨铭决定创办泰洋川禾,并以艺人经纪为核心探索更多商业模式。

初入娱乐圈的的泰洋川禾,依靠杨铭等人此前的积累及papi酱的短视频产品矩阵,短短几年时间便签约了数十位头部流量明星或潜力新人。其中,papitube也相当于“打包”加入的泰洋川禾。

优质艺人资源让泰洋川禾在创办的前几年获得了很好的市场表现,而随着近两年明星片酬虚高等问题开始受到关注,艺人经纪行业逐渐趋于理性,泡沫的减少也让各家公司的业务受到了影响,即使是泰洋川禾也不例外。

当然,行业泡沫的减少并不会影响商业模式的长远发展,且除了艺人经纪,泰洋川禾还有另一块王牌:MCN。

姜逸磊是泰洋川禾的MCN业务的主力,在“papi酱”的IP火遍全网后,她也开始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发掘和培养网红KOL的工作上。

KOL经济是典型的由互联网流量生意衍生出的商业模式,这也导致MCN和流量平台之间总会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。早在papitube和泰洋川禾的初创阶段,微博作为其“孵化”平台便多次希望参与投资,但泰洋川禾并不希望拆分这部分业务,毕竟MCN是其在未来与其他传统艺人经纪品牌差异化竞争的底牌。

除了不愿受微博制约以外,papitube所主打的短视频内容其实与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更为契合,且相比之下字节跳动的流量产品矩阵也更加成熟,这最终促成了此次的战略融资。字节跳动计划于2020年开始和泰洋川禾进行更多战略合作,依托于抖音、西瓜视频、今日头条等流量平台,搭建优质娱乐内容生态。

今年1月,春节档因新冠疫情的爆发“跳票”,而当字节跳动与《囧妈》合作将院线大片搬上互联网平台时,许多用户还不太理解这件事为何不是由腾讯视频、爱奇艺、bilibili甚至新浪微博来完成的。

事实上,头条系的投资版图早已覆盖多个影视细分领域。影视版权、网红KOL已是字节跳动布局未来的核心。另一边的杨铭,同样在近几年投资了一些院线影片,其中既有通过泰洋川禾的投资也有个人名义的投资。

一加一大于二,是字节跳动和泰洋川禾的努力方向。

80后女高管的走马上任,张一鸣的下一步是全球化

原抖音CEO张楠任字节跳动中国CEO——这个信号也佐证了字节跳动扶正短视频社交、加快布局文娱影视领域的决心,一颗有能力与腾讯等老牌互联网娱乐大厂正面对决的“新星”正冉冉升起。

就在公布人事变动的前一天,3月11日,字节跳动的企业文化中,加入了“多元兼容”。

“既然平台上的创作者和用户来自世界各地,那么打造这些平台的团队和人才也应该如此”在张一鸣在给字节跳动员工的全员信中,他表示:“全球员工人数今年也将达到10万人。在成长道路上,我们遇到很多的挑战。这些挑战要求我们公司的组织方式有更多变化。”

事实上,经过八年的积累,字节跳动已经是一家在30个国家、180多个城市有办公室,拥有超过6万名员工的全球化公司,海外产品中不乏短视频社交应用「TikTok」这种风靡多个市场的标杆级产品。包括前华纳音乐集团高管Ole Obermann、前微软首席知识产权顾问Erich Andersen、网络安全专家Roland Cloutier等在内的海外高管先后加入字节跳动。

《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白皮书》的研究数据表明,字节跳动集团的估值已达750亿美元,远超老牌互联网巨头百度和京东集团。字节跳动一直都不拒绝全球化,除了不断在全球各地设立分公司、吸纳人才,集团还在努力将在中国运营产品的成功经验改良复制,这也是头条系产品能够迅速占领更多国家的重要原因。据公开信息显示,截至2019年底,字节跳动旗下产品全球月活跃用户数已超过15亿,覆盖150个国家和地区、75个语种。

反观国内,“80后CEO”张楠是移动互联网新生代创业者中的佼佼者,从2013年创办互联网图片社区,到被字节跳动收购并加入,最终通过其对中国互联网市场及线上社交的理解并结合头条系优势,创造出抖音、火山小视频等爆款社交产品。

可以说,字节跳动启用这样一位产品方向的高管担任中国市场掌门人,表面上和传统大企业的思路并不太相符,但对于国内和全球“两条腿走路”的字节跳动来说,张楠确是集团内部最懂现阶段中国市场的领导人。

一个公司存在的意义,张一鸣认同德鲁克的说法:对于公司内部来说,是通过公司这个方式实现人们的创造力。不过他说,一定要再加上一句才完整:“让每个人有更丰富有意义的经历和体验。对的,和我们用户产品的使命一样:inspire creativity,enrich life.”